首页 »

洋名还是要取的

2019/8/14 8:50:16

洋名还是要取的

最近参加一个晨练的队伍,新朋友自然要问我,怎么称呼?我报上自己的大名,对方却说,怎么不起个洋名啊?我们还是入乡随俗,有个洋名,别人容易记住。说起洋名,我还真是有话要说。

 

不少人写过文章,谈论中国人要不要取洋名的问题。他们大多数是针砭这种“洋奴”行为的,他们的一些说法非常有道理,他们大谈自己理直气壮坚持用中国名字的壮举。我也讨厌接起电话时对方明明讲中文,却说:我是琳达啊,我是托尼啊,我是马克呀。不得不加一句:对不起,请问是哪个琳达(托尼,马克)?因为叫这些名字的男女实在太多了。

 

从来没有中国人朋友知道我用没用过洋名,因为在能读清我的名字的人面前,我不需要用一个洋名。再则,名字是父母给的,随便改掉和放弃、冷藏,都是对父母的不敬。但事实上,我用过洋名,而且是一定要用的。我的名字“崖青”,挺上口,也响亮。但到了洋人口里就变味了,他们叫我“崖坤”,这是因为在英语里“Q”后面肯定得跟着“U”,如“QUEEN”和“QUIT”等。只看到一个孤独的“Q”,老外很困惑,干脆照着“QU”来读。以前去看房子,房屋中介照常要登记名字,我认真地拼给他了QING,他还是要问“QUING”?告诉他,没有“U”,他总会抬眼仔细看我一眼,也许心里想着,这是一个拼读有困难的文盲。过几天,按惯例要打电话给我,还是叫我“崖坤”。去政府部门办事,他们照样叫我“崖坤”,决没有跟我开玩笑的意思。第一次是到找工作的“JOB AGENRT”,工作人员叫“崖坤”,我还不知道是我。等了半天,没被叫到,前去询问,才知道人家老早就叫了我的号。所以当我进一家以西人为主的单位工作,一定要给自己一个洋名,方便同事之间的交流,也方便工作。比我晚进单位的一个同事名字叫“采华”,我就知道一定会被叫成“开花”,提前跟老外同事打招呼,教他们怎么读,才没叫走样。后来她也因为要跟同事以外的西人打交道,不得不起个跟本名接近的洋名。

 

除了发音,姓名的意思也会引发尴尬。话说我最近去看心脏的专家门诊,医生是个华人但不会说中文,自我介绍说:“I AM DR.YOU。”我和他都笑了,我们都知道为什么对方笑。我能理解他可能姓游,或者尤,在中国人的姓氏里也不算最少的,但在英文里就成了“我是你”,谁能理解?老外一定晕了。

 

女儿有个同事叫何薇,但大家都叫她“WEI HE”。我说,她明明是女的,被你们叫成男的,多别扭。她说,没办法,大家看了都这么叫,姓是不能改的呀。同样,一个姓佘的男士,也会遇到这样的尴尬,因为SHE在英文里是“她“的意思。如果他们不取英文名,那么就会被人家介绍成“她是HE(男),他是SHE(女)的”,就像我遇到的心脏科医生一样,老外一定会皱起眉头。

 

有个姓邢的朋友,在银行工作,每天要接待形形色色的客人。他胸前挂个名牌,西人顾客叫他“剋星先生”。更哭笑不得的是有天还被一个老太太叫成“CROSSING先生”,因为英文里人行横道叫CROSSING,简写就是XING。那老太太想当然以为他的名牌也是简写,处于礼貌和尊重,自作聪明地用上全称。

 

姓傅的人,老外见了他都会尴尬,张不了口,这是因为“F”是一个最有名的骂人话的首字母,而“U”常被用来当作“YOU”的简写。如果你的中文名字很拗口,或者像我一样容易被误读,而你的姓又有上述问题,那么有个洋名,人家可以忽略你的姓,直呼名字,又顺口又亲切。

 

我们第一代移民所有官方证件上都是用英文字母拼写的中文名字,只有平常工作、社交才用英文名。

 

其他亚裔也有能保留自己的名字,不用取洋名的,如日本人用日文姓名很常见,西人对TOYOTA,HONGDA,CANON,NIKON这些纯日文名的接受程度相当高,这是因为日语的书写文字是假名,以上变成英文的仅仅是读音,用英文字母写出他们原本的读音,自然不会错。而中文恰恰是因为有汉语拼音,它们跟英文字母很接近,发音又有各自的特色,反而容易造成误解。

 

所以我觉得,作为生活在西方国家的中国人,洋名可能还是要取的。当然你说你很爱国,坚持在西人中间用自己的中文名字,只要生活工作不受影响,没有问题,很好。这是你的自由。但我们取了洋名也未必就是不爱中华文化,数典忘祖了。某日走过一个托儿所,老师对着一个嚎啕大哭的男孩叫“王少爷”(MR. WANG),我心里很不舒服,想来是这家家长没有给孩子取洋名,老师对他中文名字的发音又感到困难。

 

在国外出生的移民后代,大部分出生时就取了英文名字,因为去报户口,看医生,上学等等比较方便,而中文名可以不上文件,慢慢取也没有关系,也是有将中文名作了“MIDDELE NAME”的,其实这里的中文名全部用拉丁字母写出来,已经看不到原来的意思,只是一个读音。他们的中文名通常只用于家里和中文学校了。

 

(本文编辑朱蕊)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:项建英